您的位置:OG娱乐 > 最新动态 >

微砌马赛克腕表 方寸之间的手工艺瑰宝

信息来源于:未知发布时间:2019-05-08 18:23

  腕表并不只是一个功能性的物件,它更承载着传承千百年手工艺的厚重情感。如果说机芯是腕表的心脏,那么表盘就是它的灵魂,腕表品牌们运用各种巧夺天工的记忆将表盘赋予丰满的生命力,微砌马赛克就是其中之一。因此表盘应该是有生命的。

  马赛克是一门有数百年历史的手工艺术,远在青铜时代已有人使用。一些古希腊遗迹亦证实有利用小石块来点缀户外路面。这些地面装饰通常都有整齐的排列,形成和谐的视觉风格,成为了马赛克的雏形,当中包括利用白、黑和红三色卵石铺设路面的艺术。

  公元前七世纪,马赛克技术经历了地域上的扩张,传遍地中海东部地区、叙利亚北部以至亚细亚地区。同时技术也不断演进,不再只用以铺设户外路面,亦用来装饰室内墙壁。

  马赛克技术的重大改革出现于公元前约三世纪的希腊化时期,由镶嵌片的出现所带动。这些细小的有色或透明玻璃方块具有多种不同的颜色和色调变化。罗马人成为了这种工艺的专家,而这种技术就被广泛用于铺设马赛克墙壁以点缀房屋、浴池 (公众沐浴设施),甚至是喷水池。

  直至四世纪,马赛克开始出现在东西方的基督教建筑当中。意大利拉韦纳 (Ravenna) 的马赛克为这种艺术的历史设下分水岭。威尼斯玻璃工匠研发出彩色的裱糊,彻底改革了整个马赛克技术。玻璃的彩色特性与彩瓷等较轻巧的物料造就了教堂拱顶及拱门等马赛克装饰。从九世纪起,马赛克艺术成为了拜占庭宗教文化的一部份。威尼斯的圣马可教堂 (St. Marks)、伊斯坦堡的圣索菲亚大教堂 (St. Sophias) 和圣教世主教堂 (St. Saviours) 成为了利用马赛克作为装饰技术以至当时工艺师的超凡手艺的不朽见证。但马赛克的工艺并非只停留在历史中,在二十世纪初期,古斯塔夫克林姆 (Gustav Klimt)、马克夏加尔 (Marc Chagall)、费尔南德勒泽 (Fernand Lger) 及胡安米罗 (Joan Miro) 等艺术家都再次对马赛克技术产生兴趣,从巴塞隆那奎尔公园 (Park Gell) 中的马赛克装饰更可见举世闻名的西班牙艺术家安东尼高迪 (Antoni Gaud) 对此技术的热爱。

  1727年,在教宗本笃十二世的推动下,梵蒂冈教廷马赛克工作坊正式诞生。工作坊的主要目的是为教堂制作马赛克,但同时亦会生产私人订造的装饰。直至十八世纪后期,当时两位最备受尊崇和著名的艺术家Cesare Aguatti 和Giacomo Raffaeli创作了微砌马赛克,他们发明了一种新的技术,让他们可以制作小于1毫米直径的微型镶嵌片。这些镶嵌片利用珐琅制成,以超过摄氏800度的高温混合加热熔化成浆。这些玻璃浆会被冷却,再切割成微小的镶嵌片砖块。除了缩小了砖块的尺寸外,两位艺术家发明的技术同时带来了更丰富的颜色选择,增至超过一万种不同的色调,从而可以制作最细腻的光线效果和多种渐变的深浅色调。当时最精致的微砌马赛克甚至每平方厘米就由高达560块镶嵌片组成。

  其后微砌马赛克艺术不断发展,成为了盒子、鼻烟盒、珠宝首饰甚至是油画及家具上的装饰技术,其中主要的主题包括古罗马纪念碑、宗教场景、风景、动物和花卉。

  Piaget伯爵制表厂邀请传承18世纪大师级工艺的罗马微砌马赛克大师,精心打造出有着各种深浅浓淡粉色层次感的伯爵玫瑰腕表以及A Mythical Journey系列Piaget Protocole XXL微砌马赛克腕表。

  这位艺术家为十八世纪工艺大师的后人,他在Altiplano 腕表表盘上创作了一朵微砌马赛克的Yves Piaget 玫瑰。这款微型艺术杰作结合伯爵表标志性的超薄腕表表盘上,带有多重细致的粉红色调。

  今年,他又成功以细小并富有缤纷色彩的镶嵌片铺陈出迷人炫丽的构图,制作出Piaget Protocole XXL微砌马赛克腕表。一抹淡蓝勾勒明朗的晴空,衬托飘忽轻淡的白色浮云;崇山峻岭展现壮丽风景;炙热的红色宝塔捎来如意吉祥的祝福,微小精妙的马赛克世界洋溢着喜悦气氛。

      OG娱乐娱乐,OG娱乐平台,OG娱乐网上娱乐